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神魔天尊 > 第二百四十四章 战古魔

第二百四十四章 战古魔

    “轰隆隆”

    浓郁的血气,包裹这一片天地,化为血云、血海、血雾。包括,整个皇城都被血气弥漫,变成一座血城。

    每一个武道修士的心头都感觉到恐惧,心脏在剧烈跳动,发出“扑通扑通”的声音,像是要从体内跳出来。

    “嘭”

    “嘭”

    皇城中,成千上万的武者,武道心宫破碎,修为涣散,口吐鲜血,笔直的倒在地上,气绝身亡。

    这是一股无比恐怖的力量,影响成千上万的武者,简直有毁灭世间一切生灵的力量。

    剑阁侯府的祖地,两位武尊陨落,洒血在祭台上,肉身被祭台的力量给炼化,两具晶莹剔透的骨骼浮起来,变成骨体,散发神光。

    骨骼的嘴里,发出武尊的哀嚎,响彻数百里远,听得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整个祭台都在剧烈晃动,地面在颤抖,就连祖地结界都有些压制不住这股力量。

    实在太震撼,五位武尊同时出手,去镇杀采药农,非但没有将采药农给镇住,反而被采药农以雷霆闪电的速度斩杀两位武尊。

    这是何等恐怖的武道修为?

    “难道真的是火魔山脉中镇压的那一尊古魔?”

    “这古魔被镇压千年而不死,从域外飞来,恐怕会成为玉岚帝国的大灾难

    “一年前就出现天象,该发生的事,终于还是发生了”

    随着两位武尊陨落,再也没有人敢轻视采药农,反而产生出一股不祥的预感,觉得一场大劫难即将到来。

    宁小川的身体与祭台相融,祭台中的血液在不断涌进他的身体,明知道站在祭台上会相当凶险,但是,他却无法脱身。

    因为,今天祭祀的主角本来就是他,他的血气已经和祭台相融,变成祭台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除非祭祀结束,要不然,他便无法离开祭台。

    “丑婆婆说,魔宫中的那一颗巨大的心脏已经逃出来,夺舍肉身,四处寻找武修心脏,恢复自身血气。看来,指的就是这个采药农他居然来皇城了。

    宁小川比谁都更清楚,采药农来到祭祀大典的目的。他是要杀人取心,炼化别人的心脏,来修复自己的力量。

    修为越高的武者,越容易成为他猎杀的目标。

    宁小川深吸一口气,嘴里吐出雷霆大音,道:“他是要斩杀武尊,用武尊心脏恢复自身血气,若是让他得逞,玉岚帝国将无人能够治得了他趁他现在还没有完全强大起来,大家快出手,将他镇杀。”

    “轰”

    祭台上空,爆发出一股强大的血气波动。

    云中侯,五行侯,天音侯,三位侯爷从血气中坠落下来,受了重创,浑身都是鲜血。他们三人强行稳住身体,立即后退,落到祭台下方。

    “噗”

    五行侯的嘴里,吐出一口武尊精血,将地面砸出一个大坑,鲜血将石板都给滴穿。

    天音侯的胸口有一个血红色的爪印,血肉被撕碎一大块,伤口处,发出刺目的红光。

    幸好,他躲过心脏的位置,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,很可能会步天象侯和神箭侯的后尘。

    采药农也从天穹上飞落下来,两只手各捏着一颗血淋淋的心脏,炼化成两颗红色的心药,吞进嘴里。

    采药农的身体散发出霞光,心脏在猛烈跳动,发出“轰隆”的巨声,每一次跳动,都像是天鼓在震响。

    修为较弱的武者,自身的心脏,发生共振。最后,心脏被活生生的震碎,倒在地上,气绝身亡。

    采药农悬浮在祭台上方的十丈处,盯着下方的宁小川,和颜悦色的笑道:“小朋友,你似乎对我很了解?”

    宁小川感觉到一股庞大的压力,所有压力都向心脏汇聚,像是要将心脏给挤碎。

    宁小川连忙展开第七重的修炼法诀,运转体内的龙虎玄气,调动天地玄气,来抵御采药农的压力。

    “阁下可是千年古魔,莫非还要和一个小辈计较?老夫来会会你”

    剑阁侯站起身来,身上的气势,陡然一变。

    一柄白色的剑影从脚底升起,化为一柄九米长的巨剑,包裹老侯爷的身体

    人剑合一

    这是剑道的一种至境,将自身的元气和剑气融为一体,身体就是剑,剑就是肉身

    “唰”

    老侯爷威严无比,化身为剑,以倒逆山河的威势,瞬间就飞上祭台,刺向采药农的身躯。

    采药农调动祭台上的血气,凝聚成一条血红色的神龙。

    “嘭”

    巨剑将神龙给斩断,从采药农的头顶飞过,将发绳给斩断,花白的头发披散下来。

    采药农摸了摸自己的发梢,赞叹道:“人剑合一,不错,有点意思”

    剑阁侯背着双手,目光灼灼,眉心凝聚出一枚细小的神剑的虚影,手指捏成剑诀,身体再次飞出去。

    采药农的双臂展开,成百上千柄战兵都自动飞到他的头顶,刀剑、战戈、铜镜、铜鼎,各种兵刃都轰击向剑阁侯。

    “嘭嘭”

    剑阁侯将战兵都给轰碎,打成一块块废铁,杀出重围,一指将采药农的身体给洞穿,手指从采药农的后辈刺出去,滴落下鲜红的血液。

    采药农的身体,被剑阁侯的手臂给刺穿,脊梁骨都被震断。

    站在下方的云中侯、五行侯、天音侯,十分心惊,他们比谁都更清楚采药农的可怕,合五位侯爷的力量,都不是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但是,剑阁侯这家伙居然强势的将采药农的身体洞穿,可见王侯与王侯之间,还是有很大的差距。

    “剑阁侯,这些年韬光养晦,养精蓄锐,世人都以为,他已经心灰意冷,却没有想到修为已经跨入这等境界。人剑合一,剑心通明他至少已经达到地尊境第七重。”孔雀明王道。

    大金鹏王安稳的坐在辇塌上,徐徐道:“十年前,剑阁侯就能将魔门的修罗道主击败,还斩断修罗道主的一条腿。我看,他十年前就达到地尊境第七重了。现在嘛……哏哏”

    能够达到地尊境的武者,都可以被册封为“武尊”。

    但是地尊境也分为九重天,每一重天都差距巨大,是一个分水岭。

    能够跨入地尊境第七重的武者,那就算是武尊中的大尊,可以傲视天下,目空一切,称为武道宗师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世人都以为,剑阁侯的修为最多也就地尊境第四重。但是,这一次出手,却彻底颠覆他们的认知。

    可以想象,剑阁侯的武道修为传出去之后,剑阁侯府的声威必定又会提升一大截,说不定能够成为各大侯府之首。

    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尘埃落定的时候,剑阁侯却脸色一变,看到采药农咧嘴一笑,“你的心脏不错,能够帮我恢复不少血气。”

    采药农的手指向着剑阁侯的心脏抓去。

    这样都不死?

    莫非他是不死之身?

    剑阁侯的心头一惊,万万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变故,此刻,躲闪已经来不及。

    采药农的手指,抓到他的心口,指甲冒出电光,锋利得像刀刃。

    “心炉不破”

    剑阁侯的心脏化为一只血红色的神炉,里面燃烧着熊熊烈火,刻满字迹,蕴含上百万道剑气,同时爆发出来。

    “轰”

    剑阁侯和采药农同时后退,强大的冲击波,将祭台给撕出一道裂纹,沸腾的血液从裂纹中流淌出去,化为一条血河。

    不仅仅只是剑阁侯被突如其来的变故给惊住,下方的那些王侯也都震惊,因为,采药农的生命力太强大了,被刺穿眉心,洞穿身体,捏碎脊梁,居然都不死

    难道,他真的是不死之身,没有办法治得了他?

    剑阁侯的心口在淌血,虽然逃脱厄难,但是心脏依旧受了重创,武道心宫都被震出裂纹,体内的血脉被震碎多处。

    宁小川提醒道:“它的本体是一颗心脏,现在的身躯,只是皮囊外壳,就算将他的头颅砍下来,他也不会死。除非能够击碎他的心脏”

    听到宁小川的话,采药农的脸色微微一沉,笑道:“小朋友,你怎么知道这么多呢?好奇怪哦”

    采药农化为一道血气,瞬间就来到宁小川的面前。

    宁小川想要展开彩虹挪移遁走,但是,武道修为相差实在太大,别说是遁走,就连动一根手指都无比艰难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就连离的最近的剑阁侯都来不及救援,眼看采药农的手,就要将宁小川的心脏给挖出。

    “咻”

    一柄短刀从宁小川的怀里飞出来,带着一股无边的神威,发出震耳欲聋的刀声,一刀将采药农的手臂给斩断。

    采药农的脸色微微一变,连忙后退。

    短刀就悬浮在宁小川的头顶,洒落下一粒粒光雨,将宁小川给罩在刀身中

    就在短刀飞出来的那一刻,祭台上方,天帝的虚影,变得更加凝实了几分,发出一股慑人的帝威。

    宁小川将短刀给捏在手中,与天帝的虚影融为一体,目光凝视着采药农。

    采药农的手臂又自动的长出来,看了看宁小川背后的天帝虚影,又看了看宁小川手中的短刀,突然,大笑起来,“好小子,不仅唤来天帝魂,还得到了天帝刃。天帝居然将气运加在你的身上,有意思,有意思让我来看看,天帝的气运能不能保得住你”

看网友对 第二百四十四章 战古魔的精彩评论

新书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