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神魔天尊 > 第一百六十七章 绝地的反击

第一百六十七章 绝地的反击

    也不知过去多久,宁小川终于感受到“心火”的存在

    宁小川大喜,屏住呼吸,去感受心火。

    “心火”并不是真实存在的火苗,更就像是人的第二灵魂,拥有一定的自主意识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拥有“心火”,只是武者的“心火”更加强大,能够通过心神感应到它的存在。

    宁小川调动“心火”,向着悬浮在阴阳炉中央的“明火”靠近,尝试去收服“明火”。

    明火,能够焚炼世间一切物质,拥有恐怖的毁灭力,但是它却并没有攻击

    这是一个好现象。

    宁小川立即利用心火去包容明火,使明火被心火同化,最终收服为属于自身的火焰。

    在宁小川收服明火的时候,外界的大战依旧没有停息。

    上百尊血煞将,就像地狱的索命使者,都处于暴走的状态,手持战剑,四处冲杀,不仅仅只是攻击土着武者,也攻击姬寒星、岳明松、御茜茜三人。

    三位脱俗境的土着老者,同时对姬寒星发起最猛烈的攻击,将武道神通不断的打出去,逼得姬寒星捉襟见肘,身上的铠甲早已破碎,身上十多道伤口,不断的向着血桥边上后退。

    岳明松和御茜茜也遭遇土着武者的围堵,幸好御茜茜拥有剑丸,能够暂时将土着武者给震慑住。

    但是,土着武者中,也有不畏生死的猛士,怒不可揭的道:“帝墟乃是我族的家园,却被你们天帝学宫这群外来者给侵占,我要夺回我们的家园,让你们的尸骨埋在帝墟的泥土中。杀”

    那一个土着的武者手持白骨战矛,体内涌出一团云雾般的玄气,一矛向着御茜茜和岳明松两人刺过去。

    御茜茜将剑丸给取出,玉白色的手指上,逸散出一道武道玄气,就要将剑丸里面的武尊剑气给释放出来。

    岳明松却比她先一步出手,提着一根又粗又长的棒子,向着那土着的武者挥过去,“看我一根擎天柱”

    “嘭”

    那一个土着的武者,被岳明松给一棒子放倒。

    擎天柱,一天只能使用一次,现在又要存放起来,让它自己积蓄力量。

    “杀”

    那些土着的武者心头的凶性被激发出来,全部都向着岳明松和御茜茜杀过去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土着中的武道强者,经过精挑细选,才有资格来到天帝墓,这对他们来说,是一种荣耀。

    姬寒星被一个脱俗境的老者给击中,身体倒飞回来,落到御茜茜的身前,嘴角沾着血迹,忍住疼痛,手中龙象戟枪一挥,将两个土着的武道高手给崩飞

    “你们已经穷途末路了,此刻就是你们的死期。”一个脱俗境的老者腾飞过来,落到地上,脚下踩出一个三寸深的脚印

    御茜茜的俏脸上面也满是血迹,虽然手中握着剑丹,但是却只能发出一击,最多只能杀死一人

    看来今天是真的凶多吉少

    “轰”

    阴阳炉中,传出一片火浪,就像海面上的水纹涟漪,浩浩荡荡的席卷出去

    宁小川悬浮在阴阳炉的中央,心火包裹着明火,直接飞进他的心脏

    宁小川的心脏成为阴阳二气汇集的枢纽,整个阴阳炉像是与他的身体连为一体。

    “起”

    八万六千斤的阴阳炉飞起来,悬浮在姬寒星、御茜茜、岳明松三人的上空,炉身上洒落下阴阳光束,将他们三人都给守护在炉身的范围之内。

    土着的武者都惊异至极,盯着悬浮在半空之上的阴阳炉。

    “那一个天帝学宫的学员跳进阴阳炉中,居然没有被极阴极阳两种力量给炼死,这也太不可思议了。”一位土着武者惊叹的道。

    一位脱俗境的土着老人微微的皱眉,“就算是,脱俗境的武者,跳进阴阳炉,也必死无疑。他居然没死,而且似乎还掌控了阴阳炉”

    “阴阳炉乃是我族的圣物,必须夺回来。”一个神体第八重的土着高手脸上露出怒不可揭的神情,提着战矛,向着阴阳炉冲杀过去。

    这一个土着高手大概五十来岁,长着满脸胡须,赤铜色的皮肤,身上充满爆炸性的力量

    宁小川悬浮在阴阳炉中,手指尖点出一道阴气,钻进不远处一尊血煞将的身体,阴阳炉的阴气,与血煞将体内的阴气融合,使血煞将的阴气,成为阴阳炉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“嗷”

    那一位血煞将长啸一声,飞落到阴阳炉的下方,浑身散发出血气雾,一剑挥出去,将那一个土着武者手中的长矛给斩断。

    战剑,劈进土着武者的身体,带起一片血雾。

    那一个土着武者,遭受重创,抛飞出去

    宁小川不断打出阴气,一连掌控二百二十一尊血煞将,将这些血煞将组成一支血军,守护在阴阳炉的四周

    每一尊血煞将都拥有杀死神体第九重武者的力量,二百二十一尊血煞将所拥有的战力,让三位脱俗境的土着老人都感到忌讳。

    “杀必须夺回阴阳炉”

    一个脱俗境的土着老人的肌肉开始膨胀,原本只是一个一米六、七的勾勒老人,瞬间变成一个身高三米的巨汉

    他的手臂足有水桶那么粗,肌肉像是一根根铁链,皮肤上流动一缕缕电光

    “轰”

    “轰”

    那一个脱俗境的土着老者挥动双臂,就像一只大风车在转动,将三个血煞将都给崩飞。

    他的身躯就像一头人形的魔兽,力大无穷,开天辟地,一尊尊血煞将在他的面前,就像一个个小孩子,轻易被打倒

    宁小川调动三十六位血煞将,组成一座战阵,才勉强将那一个脱俗境的土着老者给抵挡住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”

    那一个土着老者的体内爆发出排山倒海的力量,震得地面颤抖,冲出一股玄气波,将三十六个血煞将都给轰飞,化为三十六团血雾。

    “杀”

    土着老者的脚掌猛然蹬地,做出雄鹰扑兔的姿势,双掌同时向着阴阳炉轰击过去。

    这是脱俗境武者的含怒一击,就算有阴阳炉在守护宁小川,若是被他一掌给击中,依旧能够用玄气波将宁小川给震死。

    这一击包含土着老者近百年的功力,有击倒山体的威能

    “嗷”

    一只巨大的龙爪从地底伸出,血红色的鳞片,数十米长的爪子,浓烈的血煞劲气

    龙的爪子,将那一个脱俗境的土着老者给爪住,就像是抓住一只蚂蚁那么轻松

    “咯咯”

    那一个脱俗境的土着老者的身体,发出破碎的声音,骨头一根根断裂,最后身体变成一团血泥

    一位脱俗境的武道强者,就这么轻易的被龙爪给捏碎成血泥。

    那些土着的武者都吓得面如土色

    “轰隆隆”

    大地颤抖,石壁晃动,整个血界都在翻滚

    一头血红色的巨龙从泥土中爬出来,身体足有山岳那么庞大,一根爪子都有柱子那么粗,一块鳞片都有簸箕那么大

    这是一头血煞龙。

    血煞龙的嘴里吐出一口龙息,便将数十尊血煞将都给吹飞出去

    人,站在血煞龙的下方,还没有它的一根脚趾头大

    宁小川盯着站在下方的姬寒星、御茜茜、岳明松,道:“你们三人都先到血煞龙的背上”

    “什么?这一只大块头不会也是你唤出来的吧?”岳明松抬起头看向血煞龙,这哪是一只生物,简直就像是一座巍峨的大山

    血煞龙,是由一万位幽冥骑士的阴气,加上血界的庞大血气,经过阴阳炉的力量炼制而成。

    它是土着制造出来的最强大的杀戮机器,专门用来对付天帝学宫中的高手

    宁小川正是感应到地底传来血煞龙的气息,所以便唤醒了其中一头血煞龙,反过来对付土着的高手

    “土着想要用阴阳炉炼出‘血煞将大军,和‘血煞龙,来攻打天帝学宫,却没有想到宁小川居然掌控了阴阳炉,让他们数十年的谋划都毁于一旦。”御茜茜道。

    “徒做嫁衣”姬寒星冷冰冰的道。

    宁小川飞到血煞龙的的一只爪子中,身体从阴阳炉中飞出来。

    阴阳炉,变成一只茶壶大小的玲珑小炉,悬浮在宁小川的手掌心,洒落下阴阳二气,散发出神异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一个不留”宁小川给所有血煞将下令。

    一场杀戮开始了

    土着中,虽然不乏有武道强者,但是在大群的血煞将的面前,却根本没有反击的能力,很快就被屠杀殆尽,地面上只留下一具具血淋淋的尸骨。

    宁小川的心头并不同情土着,因为在土着高手想要吃他的时候,也没有丝毫的同情他

    土着和天帝学宫的争斗已经有上千年,早就已经仇深似海,水火不容,不是你杀我,就是我杀你,谁都不会同情谁

    地上,数十具土着武者的尸骨,残肢断体,鲜血横流,但是那两个脱俗境的土着老者则杀出一条血路,逃出了血界,消失在地下树林中。

    “追”宁小川再次下令,要斩草除根

    那些血煞将都整装待发,追杀上去

    “轰”

    血煞龙撞破土层,冲进地下树林,地上留下一个个巨大的龙脚印

    今天诸事不顺,早上起来,发现自己感冒了。于是就挂着两条鼻涕,忍着感冒头疼继续码字。中午炒菜的时候,天然气灶爆了,碎成了渣渣,幸好人没有炸伤。好不容易熬到下午,码字刚刚码到三千字,准备检查一遍,就上传那个时候刚好六点。他大爷的,电脑突然自动关机,当我再次打开电脑的时候,刚才码的稿子全丢了,我当时那个心情,简直有一种弃文当鸭的冲动。狠甩了半天键盘,然后又无奈的重新写。终于又花了两个小时上传了,吃饭去,饿死了

    哎本命年,多灾多难

看网友对 第一百六十七章 绝地的反击的精彩评论

新书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