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神魔天尊 > 第一百五十五章 神体第七重

第一百五十五章 神体第七重

    宁小川反手打出一道闪电,形成闪电球,劈在血红武士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嘭”

    血红武士的身上满是电流在窜动,但是很快这些电流就消失无踪。它身上的血气变得更加旺盛,发出厉嚎声。

    “这是血界的血煞将,是不死之身,战斗力是幽冥骑士的十倍,是死亡的代名词。若是与这种阴煞遭遇上,几乎是十死无生。”岳明松急得满头大汗,感觉自己离死亡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“肯定是沾上秽气了,要不然运气不会这么背”岳明松抓着太岁兽幼崽的尾巴,身体直接贴到太岁兽幼崽的屁股上。

    “嘭”

    太岁兽幼崽带着宁小川和岳明松来到地表,又回到地面上。

    地面上也充满了极其浓郁的阴气,不远处就是那一条大河,站在三座古桥边上的土着武者将他们两人给发现,看到他们身上的天帝学宫的学袍。

    “天帝学宫的学员”

    四个土着武者,分成四个方向,向着宁小川二人杀上来,

    “嚎”

    血煞将从地底冲出,身上带着浓烈的血煞之气,身体周围有一片血雾包裹身体,在地面上引起巨大的血浪漩涡。

    宁小川和岳明松转身就往山壁上的尸洞中逃去,消失在漆黑幽深的涧穴中

    那四个土着武者都是神体第七重的修为,但是却被吓得傻眼,第一次见到这么恐怖的血煞凶魔。

    他们也想逃,但是迟了

    血煞将的双眼从血雾中露出来,张开血盆大口,嘴里发出一股强大的吸力,直接将这四个土着武者都给吸进嘴里。

    “吧唧吧唧”

    半晌之后,血煞将的嘴里吐出四具白森森的骨架,骨架上还带着一丝丝精血。

    血煞将也冲进尸洞里面,向着宁小川和岳明松追上去。

    远处,石桥边上的土着武者,都看到这毛骨悚然的一幕。

    一个手中捏着乌木杖的白发老者站在石桥上,目光凝重的盯着尸洞的方向,道:“是血煞将难道天帝墓的地底有一座血界?”

    “乌长老,什么是血界?”一个身穿挂满白骨的土着武者问道。

    乌长老慎重的沉思,道:“这你就别管了,若是天帝墓的地底真的有一座血界,那么巫王和大祭祀在天帝墓中,将会极其危险。你们在外面守着,我现在就进尸洞这个消息告诉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那两个天帝学宫的学员,也必须要死,绝对不能让他们将消息传出去。”那一个土着武者狠声的道。

    “那两个小家伙就交给我了”乌长老化为一道乌光,跟着周围的幽冥骑士和阴兵尸煞,走进尸洞中。

    宁小川和岳明松逃进尸洞里面,便立即将一位幽冥骑士给放倒,将它身上的骨头给劈下来,用线串成骨衣,穿在身上,隔绝体内的人气。

    周围到处都是幽冥生物,散发出让人恶寒阴气,有骑着骨鹿的幽冥骑士,有提着长矛的阴兵,身体腐烂大半的尸煞。

    它们源源不断的向着石洞的深处进发,也不知它们都是去于什么?

    这里真不像是活人该来的地方,反而像是通往阴间的门户。

    “跟在这些阴兵的身后,应该能够找到天帝墓,不过得小心一些,万一被它们察觉到我们身上的人气,那么我们就死定了。”岳明松的头上顶着一个头盖骨,腰上穿着骨裙,小心翼翼的跟在一具女尸的后面。

    这具女尸十分年轻,身材很丰满,身上的衣服烂了大半,但是血肉却还颇为完好,肌肤也没有腐烂。特别是她酥。胸半露的样子,简直相当诱人,让岳明松魂不守舍的跟在她的身后,嘴里不停的流口水。

    “嚎”

    一片血云追上来,凝聚成一个穿着铠甲的武士,一眼就将宁小川和岳明松给认出来

    血煞将的智慧比阴兵尸煞高,就算穿着骨衣,也不能骗过它。

    “快逃啊血煞将追上来了。”宁小川大叫一声,展开七彩挪移,疾速逃窜。

    但是岳明松却依旧跟在那一具女尸的后面,眼睛盯着女尸身上不该看的位置,露出痴迷的眼神。

    宁小川不得不返回来,提着他的脖子,继续向前逃。

    “你们还想往哪逃?”一个捏着乌木杖的白发老者站在宁小川的前方,拦住他们的去路,身上散发出一股庞大的武道气息。

    这是土着的武道高手,乌长老

    真是祸不单行,前有土着的高手,后有追杀的血煞将。

    就连宁小川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沾上秽气,被霉运缠身了

    “嚎”

    血煞将追杀上来,手中的战剑向着宁小川劈斩下去,带着一片剑气血浪

    宁小川的眉心凝聚出一个刺目的光点,就像一座小火炉,发出一道灼目的神光,“烈日焚天”

    “咻”

    一片火浪席卷出去,轰击在血煞将的身上。

    血煞将的身体硬生生的承受宁小川的这一击,身上的战甲被烧出一个碗口大的窟窿,嘴里发出一声大吼,化为狂风,将宁小川和岳明松二人都给冲飞出去。

    乌长老对血煞将也颇为忌讳,远远的退开,看着血煞将去镇杀宁小川二人

    这两个天帝学宫的学员必须得死

    “要死了,要死了”

    岳明松看着血煞将一步步的走近,感觉到体内的血液都在沸腾,心脏像是要被血煞将给掏出体外。

    就在血煞将要把他们两人吞噬的时候,宁小川豁然翻身而起,一掌轰击到血煞将的胸口。

    一股排山倒海的吸噬之力,从宁小川的身上传出来,竟然在反吞噬血煞将

    魔剑运转

    宁小川浑身的血液流速提升上百倍,发出“哗啦啦”的声音,像是河流在流淌。

    血煞将的身体本来就是由血气汇集而成,而魔剑却专门吞噬血气。

    血煞将就算再厉害,也敌不过魔剑。

    血煞将的嘴里发出惊天动地的哀嚎声,最终爆裂成一团血雾,涌进宁小川的身体,被魔剑给吸收。

    宁小川浑身都变成血红色,皮肤就像是被烧红的铁块,头发都变成赤色,身上散发出一股浓烈的煞气。

    “给我镇压”宁小川紧紧的咬着牙齿,强行镇压体内庞大的血气和煞气

    土着的老者,乌长老已经被眼前这一幕给震惊得说不出话来,什么情况?血煞将竟然反被天帝学宫的一个学院给吞噬?

    “北溟神功妈的这神功也太恐怖了,绝对是天下第一奇功,连血煞将都能吞噬,给宁大爷跪了”岳明松也激动得不行,从地上爬起来。

    乌长老见宁小川正在镇压体内的血气,就打算趁这个机会去取宁小川的性命。

    但是他刚刚出手,宁小川的体内就爆发出一股庞大的玄气浪,将乌长老给逼退出去。

    这一股从宁小川体内爆发出来的玄气浪,化为一个直径三米的玄气球,将宁小川的身体给包裹起来。任何靠近宁小川的人,都会被玄气球给反震出去。

    那玄气球的表面,形成一道道奇异的光晕图案,像是炙热的阳光,又像是昏暗的云层

    确切的说,像是晚霞的景象

    没错,那玄气球的表面的图案和光芒,就像夕阳西下的时候,天边晚霞的形态。

    这是宁小川的第七种神通——云霞归元气

    宁小川的修为本来就达到神体第六重的巅峰,刚才吸收血煞将的血气之后,便冲破最后的瓶颈,使第七神源化开,形成第七种神通

    云霞归元气

    宁小川的武道修为,达到神体第七重的修为

    宁小川的体内血气庞大的吓人,力量还在疾速攀升,武道玄气从毛孔里面涌出,充斥在周围的空间中。

    “我就不信还击不破一层玄气屏障”乌长老拥有神体第九重的修为,武道玄气极其深厚,手中的乌木杖散发出一圈圈电芒,刺进“云霞归元气”中,使晚霞屏障凹陷下去。

    宁小川伸出一只手,将乌木杖给抓住,猛的一拖

    乌长老的身体前倾,脚下中心失衡

    宁小川的身体跟着弹射起来,一掌轰击到乌长老胸口,手掌心爆发出一片片闪电光芒

    “嘭,嘭,嘭”

    宁小川的手掌一连震动九次,打出九掌,最终击破乌长老的护体玄罡,将他打得吐血,身体崩飞出去,撞击在石壁上。

    乌长老的身体几乎镶嵌到石壁里面,口中吐鲜血,胸口血肉模仿,体内的骨头都好像断完了,疼痛欲裂

    “呼”

    乌长老深吸一口气,调动武道心宫里面的玄气,将胸口的伤势给压制下去,眼神变得锋利而慑人,手中的乌木杖轰击到地面上,直接将大地给撕裂开一道口子。

    宁小川疾速后退,落到岳明松的身旁。

    “这老家伙的身体也太强悍了,被你攻击了九掌,居然都还有反击的力量。”岳明松道。

    “他是神体第九重的高手,若不是我出其不意的出手,未必能够伤得了他”宁小川的表情严肃。

    “两个小辈,今天老夫要将你们挫骨扬灰”

    乌长老从石壁中走出来,脸色阴沉,体内冲出庞大的玄气,化为一片玄气云,向着宁小川和岳明松镇压过去。

看网友对 第一百五十五章 神体第七重的精彩评论

新书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