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神魔天尊 > 第一百二十三章 养心师的手段

第一百二十三章 养心师的手段

    旭日东升,阳光照耀在马达罗沙漠上,使黄沙都散发出金灿灿的光芒。

    所有学员都已经聚集到武场外,等待今天的决战。谁胜利,谁就能成为本届的魁首,有进入天宫中修炼七天的资格。

    这是万众瞩目的一战,受无数人期待。

    天帝学宫的学师和副院主级别的人物也都早早的到来,第二届的学员也都站在武场外,等待今天的两位主角的到来。

    “李邋遢,要不让宁小川认输得了,毕竟你们三师武院出一个人才不容易,就这样被名羊杀死怪可惜的。”金刚武院的副院主道。

    李邋遢是三师武院副院主的绰号,也只有同是副院主级别的人物才敢这么叫他。

    三师武院的副院主道:“宁小川的性格很坚韧,若是他真的贪生怕死,自然会主动认输。若是他并不惧怕名羊,那么就算我亲自去劝,他也一定会战,天才都有自己的傲骨。”

    三师武院的副院主其实还是挺惋惜,毕竟宁小川的确是难得一见的人才,潜力很大,若是今天死在名羊的剑下,的确太可惜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,宁小川能够挡得住名羊一剑吗?”

    “名羊的剑气何等可怕,剑一出手,绝无活口,宁小川今天的命运实际上早就已经注定。”

    武场外,旋即躁动起来,“来了,来了,名羊来了”

    名羊背着一口黑色的剑,穿着一尘不染的布衫,徐徐的走进武场中,笔直的站在黄沙上,然后便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御茜茜盯着名羊,衣袖中的五根手指紧了紧,既然名羊准时来到武场中,那么昨晚的刺杀显然是失败了,五名第二届学员居然都杀不了他,他的修为到底强大到什么程度了?

    宁小川也打算向着武场中走去,御茜茜却紧紧的拉住他的手,对他摇了摇

    五名第二届学员都不是名羊的对手,宁小川去与名羊交手,简直就是找死,她的心头感觉相当害怕,害怕宁小川死在名羊的剑下。

    “没事”宁小川的脸上露出笑容,淡淡的说道,然后便毅然决然的走进武场中,站在名羊的对面。

    “轰”

    武场外,再次响起一阵喧嚣。

    只有真正站到名羊的对面,才能够感受到他身上的剑意有多强大,就像已经完全覆盖整个武场。他就像一座大山,不可撼动的大山。

    名羊徐徐的睁开眼睛,眼神锋利得就如剑,道:“我以为你会认输。”

    宁小川道:“就算我认输,你也一定会杀我对吧?”

    “对”名羊斩金截铁的道。

    宁小川道:“我没有认输,出乎你的意料?”

    “也在意料之中。”名羊道。

    宁小川道:“你有几层的把握能够杀我?”

    “十层。”

    宁小川道:“那你又知道我有几层的把握能够杀你?”

    名羊的眼睑微微的抬起,没想到宁小川会问出这个问题,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道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有十层的把握。”宁小川道。

    名羊从来没有笑过,此刻,嘴角却微微的上扬,将背上的重剑给解下,捧在手中,道:“既然你那么自负,那我便让你三招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要让?”宁小川道。

    名羊道:“因为我一旦出剑,你必死无疑。”

    宁小川道:“你真的要让?”

    “这是对你的同情,让你三招,让你释放出人生最后的光华,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。”名羊也很自信,别说是让宁小川三招,就算是让宁小川三百招,宁小川最终的结果依旧是死。

    只是让三百招的话,会很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名羊最讨厌浪费时间的人。

    宁小川道:“那就谢谢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客气”名羊道。

    “嗡”

    一声钟响,决战开始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知道名羊要让宁小川三招,都期待宁小川将会使用什么样的神通来反败为胜?

    宁小川的手指间多出一枚弹丸,用雷电将弹丸给包裹住,向着名羊投射过去

    弹丸之上,交织着雷电,若是击在人的身上,肯定能够击碎人的骨头。

    “嘭”

    名羊只是静静不动的站在原地,身体自动散发出来的剑气,将那一枚弹丸给震碎成粉末。

    名羊道:“你浪费一招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宁小川的身体被闪电包裹,速度快得像一道光,一掌向着名羊的胸口轰击过去。

    名羊的瞳孔中,宁小川的掌印越来越大,但是却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,这种级别的攻击他随意就能躲开。

    但是就在他打算横移一步的时候,却感觉体内的武道玄气运转速度慢得像蜗牛

    “嘭”

    宁小川一掌轰击在名羊的胸口,将名羊的身体打得抛飞起来,胸口的肋骨发出“咔擦”的断碎声。

    名羊的身体还没有落到地上,宁小川又一脚踢了过去,踢在名羊的脸上,印下一个血红色的鞋印,将名羊的身体踢得再次飞起来。

    名羊的心头感觉到愤怒,想要一剑将宁小川杀死,但是体内的武道玄气就像死水一样,根本不受他调动。

    “嘭”

    宁小川又是一脚踢在名羊的背上,将他的脊梁骨给震碎一节。宁小川将名羊踩在脚下,落到地面上。

    宁小川的手中凝聚出一柄玄气剑,眼中带着杀意,一剑向着名羊的头颅上刺去,要彻底除掉这个大敌。

    “你敢”

    一道狂风席卷过来,将宁小川给震飞出去。

    金刚武院的副院主站在狂风之中,将名羊从地上扶起来,看到名羊的脸上有一个血淋淋的鞋印,胸口的肋骨断了三根,背上的脊梁碎了一截。

    金刚武院的副院主狠狠的盯着宁小川道:“你在他身上做了什么?为何他体内的武道玄气都沉寂了?”

    宁小川平静的道:“这是学员之间的战斗,希望副院主大人不要插手。”

    刚才宁小川差一点就将名羊杀死,除掉后患,却没有想到半路杀出一个副院主。

    金刚武院道:“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?以名羊的修为怎么可能被你击败?

    武场外的那些武者都已经目瞪口呆,一个个像是石化了一般,这一幕变化实在太戏剧性了。

    名羊居然被宁小川打得毫无还手之力,变得重伤垂死,若不是金刚武院的副院主出手,名羊此刻已经死在宁小川的手中。

    名羊居然这么不堪一击?

    金雀希和岳明松等第二届的学员,也都面面相觑,完全不能理解眼前的这一切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以为名羊能够一剑杀死宁小川,而现在的结局出乎所有人预料。

    金刚武院的副院主身上散发出来的压力虽然很强,但是宁小川却依旧面不改色,道:“我是一名养心师,使申的自然是养心师的手段。名羊吸收了千年时眠的药气,体内的武道玄气会沉寂一个时辰。”

    刚才宁小川打出去的弹丸,并不是暗器,而是千年时眠丹。

    为了救慕容无双的爷爷,宁小川一共淬炼三枚千年时眠丹,其中一枚被慕容无双的爷爷服用,宁小川还剩两枚,刚才将其中一枚就用在名羊的身上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恍然大悟,终于明白名羊会败在宁小川手中的原因。

    金刚武院的副院主勃然大怒,道:“你这是旁门左道,也敢用到天帝学宫比武上,我要禀告院主,开除你的学籍。”

    宁小川平静的道:“炼丹是养师实力的一部分。名羊可以练剑,申剑来杀我。我炼丹,为何我却不能用丹来杀他?”

    宁小川很平静,但是有人却不平静了。

    “谁?谁他妈说养心炼药之术是旁门左道?”三师武院的副院主此刻的心情很不高兴,在暴怒的边缘,冷冷的盯了金刚武院的副院主一眼,讥诮的道:“阎本绝,你说养心师是旁门左道?你确定?你他妈真的确定?”

    金刚武院的副院主顿时后悔起来,知道自己说错了话。

    养心师的身份可是比武者还有尊贵,没有养心师,武道不可能像现在这么繁荣昌盛。若是他这句话真的传出去,到时候他可不仅仅只是被天下所有养心师抵制那么简单,恐怕还会惹来杀身之祸。

    阎本绝的脸色有些尴尬,连忙道:“我没有说养心师是旁门左道,我是说……这是天帝学宫的新生比武,使用这种卑鄙的手段取胜,实在有辱天帝学宫的学风。武道一途,追求的是极致的力量,而不是这些旁门左……这些取巧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三师武院的副院主大乐,道:“那你这么说,养心师炼丹是卑鄙手段?养心师的存在就是有辱天帝学宫的学风?”

    在场所有养心师,包括那些养心师学师都变得义愤填膺起来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养心师学师道:“我这就将阎院主的话公告天下,咋们养心师以后也别出来丢人现眼了,三大养心殿也趁早关门大吉得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养心师待在帝墟会将天帝学宫的风气给带坏,算了,我们都走算了,我这就去通知扶摇大养心师,让他老人家也卷铺盖走人好了,免得被阎院主给轰走。”

    另外两大武院的副院主也害怕事情闹大,若是事情真的传到扶摇大养心师那里,那这件事恐怕就没法消停了。

    扶摇大养心师可是玉岚帝国有数的几位大养心师之一,是学宫之主亲自去请他,才将他请来帝墟中坐镇。

    扶摇大养心师可是出了名的怪脾气,若是让他知道这件事,肯定会跟整个天帝学宫闹翻。

    五行武院的副院主和天象武院副院主都出来安抚。

    三师武院的副院主扯着嗓门,道:“我们可是养心师啊难道我们还要去跟你们纯武修硬碰硬?难道我们就不能使用我们自己的招牌绝学?难道我们就天生弱势?难道我们真的是旁门左道?

    “不我们也很强大,我们也有属于我们自己的手段。别人能够将剑修炼到极致,我们也能将丹炼到极致。用炼到极致丹,击败修炼到极致的剑。我觉得宁小川赢得漂亮,打出了我们三师武院的风格,打出了我们养心师的特点

    另外两大副院主都连忙过去安抚,觉得三师武院的副院主是在故意煽风点火,这是唯恐天下不乱啊

看网友对 第一百二十三章 养心师的手段的精彩评论

新书推荐: